廣告
廣告
廣告
廣告
李進良:抗美援朝倒逼中國電子通信自主創新
通信產業網|2019-10-15 14:32:14
作者:李進良來源:通信產業網

【通信產業網訊】(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公司第七研究所 李進良)1949年,新中國成立前夕,全國的電信產業,只有規模很小的12家企業,職工總數不到4000,這就是國民黨統治20多年給中國電子工業留下的全部家底。

從天津看舊中國的電信產業

1949年元月天津剛解放時,一片蕭條,滿目瘡痍,戰爭的創傷比比皆是,正是百廢待興之際,當時最大的電信企業,只有位于河北區東五經路的資源委員會下屬電工二廠,(也就是后來大名鼎鼎生產北京牌電視機的天津無線電廠,國防工業上叫712廠的前身。)不僅規模小,技術上也是一片空白,號稱每5分鐘生產一部飛利浦收音機,其實只不過是一個總裝廠而已。所用元器件電子管、電阻、電容等等,通通都是進口的,甚至螺釘也是進口的。所招裝配女工都是中學程度,穿著旗袍上班的。就在廠門口一座2層小樓是設計科,樓下一個大辦公室,連科長、工程師、技術員、描圖員幾十人都擠在一起,各有一張辦公桌,樓上是試驗、測量、焊裝樣機場地。解放前夕,國民黨陰謀抽走資金、遣散員工、想把這個廠搬遷到臺灣。在地下黨員姚申等組織領導的護廠活動中,絕大部分員工都愿意留下來跟著共產黨進行社會主義建設,晚上輪流站崗,踴躍參加了與國民黨進行堅決斗爭的護廠活動,工廠得以完整保留下來。

解放后的電信工業局

天津解放之后,從1937年清華學生運動即投身革命的王士光奉命從華北趕到天津,執行對舊中國的電信企業的接管任務,當時我黨紅軍無線電鼻祖負責通信的一把手王諍向王士光交待:“黨中央領導同志對電信工業都很重視,今后我們不僅要生產各種通信設備,也要生產雷達、聲吶和導航設備,更重要的是要有自己的電子管廠、元件廠,決不能像國民黨那樣全靠國外進口。”他懷著神圣的使命感,面對天津的困境,遵循黨在七屆二中全會上制定的接管城市的方針政策到天津南京等地接收國民黨遺留下來的電子通信工廠,堅定地依靠工人階級,對這些護廠員工實行了原職原薪錄用,就是日本工程技術人員也留用了3名,極大地調動了他們進行社會建設的積極性,工廠很快恢復正常生產。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了,中央人民政府組建重工業部下屬電信工業局(簡稱十局),先后由解放軍中的通信先驅王諍、劉寅(是與王諍一起在江西加入紅軍的通信戰士)、王士光擔任正副局長。對全國各地接收的電子通信工廠派出廠級領導干部,北京大學物理系參加革命的金鑫擔任天津無線電廠廠長,王曙任天津無線電廠軍代表,隨即分配新中國培養的大學生,加強技術隊伍,還招收培訓了一批批工人,并從優秀工人提拔干部,將這些遺留破敗工廠改造整頓成為新中國朝氣蓬勃的新生企業。

圖片1.png

紅軍無線電鼻祖王諍將軍

2.png

劉寅副部長、王曙副部長

圖片2.png

王士光副部長

抗美援朝催生了系列國產電臺

1950年10月抗美援朝戰爭爆發,中國人民志愿軍當時使用的通訊設備,有的是從國民黨部隊那里繳獲的戰利品,有的是從蘇聯買的設備,從軍師到營連,形色色色,五花八名,不成體系,構不成作戰部隊從上到下靈活機動指揮調度的戰術通信網。這些設備,體積大又沉重,使用的電池笨重,供電時間又短,頻率范圍窄,而且數量很少,極不適應我軍“運動戰”的作戰需要,嚴重影響了志愿軍前線的戰斗力。特別是入朝第一批志愿軍時期,如美軍陸戰1師:每個陸戰團一直到排級都擁有完備的電臺等聯絡設備,可以隨時獲得空軍幾乎是不間斷的火力支持。而志愿軍第9兵團:由于通信器材奇缺,只有團以上部隊才有少量無線電臺,營采用有線電話,在戰場上非常脆弱。營以下則主要靠軍號、哨子、信號彈和手電筒來聯絡,這導致美軍在野戰中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中國人尖厲的哨子。由于通信器材嚴重不足,導致一旦團級部隊下達作戰命令,基本上很難在戰場上根據情況加以變更,戰法缺乏靈活性。

在這種嚴峻情況下,自主研制、生產適合中國人民志愿軍戰略戰術的系列通信產品,支援前線,就成了三年經濟恢復時期,交給中國電子企業的頭號任務。王士光副局長主管科研、生產工作,成了他肩負的艱巨而光榮的使命,為了在最短的時間內,研制出便于攜帶的通信電臺,他深知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斗,早一天生產實用的電臺,抗美援朝戰場上就會少一些犧牲,早一天贏得勝利。他殫精竭慮與天津無線電廠、南京無線電廠科技專家共同研究從連排一直到軍師的系列電臺技術方案,當時電工二廠解放前的設計科長是德國博士羅沛林(后來是中國科學院院士),解放后的設計科長是虞承藻(后來是寶雞769廠總工程師),美國博士童志鵬(后來是中國工程院院士),葉傳垠、薛繁榮是生產電子器材工藝的全能專家。湯柏如、丘緒環工程師是接收機專家,日本立木工程師是發射機專家。由虞承藻科長組織童志鵬開發了2號步談機。葉傳垠、丘緒環開發了1號步談機,湯柏如、立木開發了15W短波電臺。南京無線電廠的設計科長胡金輪是地下黨員、副科長王祥華、發射機專家郭文昭、接收機專家官之節,在他們的努力下開發了2瓦短波電臺、150瓦短波電臺與接收機。

當時天津電工二廠遺留開發的儀器就只有一臺801型信號發生器,可以調試測量接收機的靈敏度等指標;一臺搖柄式頻率計,可以測量發射機的頻率,校準度盤;一臺Q表,可以測量電感、電容和Q值;還有臺功率計,可以測量發射功率,有時就用電燈泡看亮度來代替;就靠這點家底來研制各種電臺,儀器要排隊輪流使用,往往匆匆忙忙,還沒有結果就得讓位。我那時干脆晚上加班打地鋪睡在試驗室來做試驗,好獨自一人不慌不忙地享用一臺儀器反復進行各種試驗。

3.png

羅沛霖院士、虞承藻總工

多虧國內廠家積極及時的開發生產,中國人民志愿軍得以逐步把原來解放戰爭從國民黨軍隊繳獲的各式各樣的美軍電臺替換下來,逐步配備了國產電臺,軍以上是150瓦短波發射機與接收機,師團配備以報為主的102型15瓦短波電臺,團營主要配備以話為主的2瓦短波電臺,營連排是超再生2號步談機,這樣中國部隊從軍一直到排有了成套的系列國產戰術電臺,可以進行機動及時的戰爭指揮,大大增強了中國人民志愿軍的作戰能力,這批國產電臺為打敗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立下了汗馬功勞,但使用過程也發生了不少質量問題,工廠也在不斷改進。

立了大功的702型步話機

該機由童志鵬博士負責,他1950年在美國威斯康星大學獲電機工程博士學位后,毅然選擇了歸國之路。為了方便離境,他幾乎將自己在美期間的全部家當留在了美國,只隨身攜帶了電子信息技術領域的權威書籍和一些自己的學習筆記。回國后,他接到的第一項任務就是負責為抗美援朝戰場設計我國第一臺軍用步談機,經過無數次實驗、試制,克服了生產設備簡陋、元器件和原材料缺乏等種種困難的情況下,很快開發出來比美軍裝備的無線電臺更加輕便省電的中國第1部戰術電臺,隨即投入批量生產。1951~1952年在廠內第七工場由杜伯明主任組織大量生產,加班加點、夜以繼日,車間剛剛生產、裝箱完,立馬裝車運到火車站發往朝鮮戰場以應部隊急需,產量超過8000部。由于采用超再生式,只用2只拇指電子管,體積與701型步話機差不多,才能做到可以用手捧著通話,使用鞭狀天線,通話距離較大,因超再生式當調諧到臨近振蕩時靈敏度最佳,在山頂上對開闊地帶最大距離達10公里,在坑道內本身天線失效,改拉5-6米被覆線,地形好有時通一陣、有時不通一陣,受地形影響很嚴重。盡管有電子管容易燒、調諧不好時噪聲很大等缺點。比起美軍電臺,它具有輕便省電、便于攜帶、易于操作、信號覆蓋范圍更廣、話音更清晰等優勢,為保障志愿軍戰場通信發揮了至關重要作用,深受部隊的廣泛歡迎,步談機話務員保護機器比保護自己生命更重視,立功的占三分之二。是中國人民志愿軍營以下大量使用的超短波收發話機,這在那個年代是非常成功的一款戰術電臺,在抗美援朝戰爭中發揮了很大作用。

3.png

童志鵬院士                                               702型步談機

102短波15W電臺的誕生

解放后我們接收了國民黨資源委員會的電工廠和軍用設備倉庫,天津無線電廠一開始就利用軍用設備倉庫的破敗殘缺電臺拚拚湊湊生產出了E27、E29短波15W電臺,以應中國人民志愿軍急需,當時幾十萬大軍出征,這點數量拚湊電臺,庫存也清理光了,無法滿足志愿軍部隊的大量需求,十局決定參照RT77自行研制,RT77就是美軍的短波電臺,六十年代德國德律風根和南斯拉夫還有生產。發射機是主振式,短波頻率2-7MHz,功率15W,由日本留下來的立木工程師負責發射機研發。接收機是典型的超外差式,短波頻率2-10MHz,中頻465kHz,湯柏如工程師負責接收機研發。第一批國產師團電臺就叫101電臺,隨后改進的叫102,抗美援朝以后中國人民解放軍正式列裝才叫八一型電臺,大量裝備師團一級,受到部隊報務員的歡迎。1952年日僑回國,立木走了,由冉憲廉工程師接著負責發射機。我1952年清華大學畢業后分配到天津無線電廠,跟冉憲廉學發射機,跟湯柏如學接收機。從朝鮮回國后,就由我負責整個八一電臺的改進與生產。湯柏如是一位和藹可親的老師,上個世紀40年代畢業于武漢大學,1957年組織領導中國第1臺黑白電視機的開發,后來生產了大名鼎鼎北京牌電視機。

圖片3.png

湯柏如總工

圖片4.png

八一型102短波電臺

701型步話機的艱難研制

701型步話機由葉傳垠總工負責,丘緒環負責接收機,是中國人民志愿軍排班使用的短波收發信機。參照美軍第2次世界大戰的611型步話機為藍本開發的,發射方式A2J調幅話,用晶體振蕩器單頻點,收發同頻。按講方式,用塑料開關控制收發,能夠用右手握住機身,右手拇指按住按鍵,就可以講話發射,松開按鍵就可以接收話音。工作頻段是3~5MHz,發為主振式。收為超外差式,5個拇指電子管,電源1.5V、90V二組電池,體積340*80*85cm,5節拉桿鞭狀天線,開闊地通1公里。由于電路比702型步話機復雜得多,體積要小,重量要輕,要做到單兵可以手持這樣的體積重量技術難度非常大,生產較晚,產品出現很多質量問題,特別是塑料收發開關接觸不良,甚至斷裂,因此,沒有在抗美援朝戰爭中大量應用。丘緒環副科長是接收機專家,她丈夫是質檢科平永保科長,她倆都是武漢大學的同學,后調任北京第3研究所(電視電聲研究所)任總工程師。

5.png

丘緒環總工                              701A型步談機

新中國電子工業的萌芽

當時負責研發的大珈多是博士、專家,而且他們都是業余無線電愛好者,具有因陋就簡隨地取材的素質能夠高速開發一款滿足戰術技術要求的電臺,以他們個人的專業知識、動手能力做一兩部是沒有問題的。但是要批量生產來裝備整個中國人民志愿軍就成了非常艱難的大問題,一部電臺就需要各種規格的電子管、發電機、電池、電阻、電容、電感、話筒、耳機、喇叭、變壓器、開關、繼電器、接插件、天線、機箱、緊固零件等等十多種門類、百多項規格、近千個零件,缺任何一種元器件,哪怕是一個螺釘,也生產不出一部電臺。從國民黨接收下來的殘缺攤子,只能完全利用進口成套元器件進行總裝,沒有電子工業基礎,缺乏配套的產業鏈,生產不了這么多門類規格,同時受到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的禁運,元器件是很難買到的,只能從東歐、蘇聯獲得少量電子管等元器件供應。當國民黨遺留的軍用備件破敗殘缺電臺可以拆下利用的元器件都用光了。擺在新生的電子工業局面前這種做不了、買不到、用光了的困境怎么辦?只有發揚延安南泥灣精神,自力更生,艱苦奮斗,所有一切需要的元器件都是自己來設計、開發、制造。那時除了電子管、發電機、電池,由局里統籌安排其他企業開發生產之外,幾乎其它元器件都是712、714廠全部包攬了,我真佩服當時葉傳垠(后來調到成都10所任總工程師)、薛繁榮等那批萬能型工藝制造專家,居然利用計算尺、丁字尺、三角板來設計制圖,靠那點可憐的機械加工能力,制造最起碼的工具、模具、量具、夾具來生產種類繁多的元器件。電阻那時還沒有碳膜、金屬膜電阻,就用碳粉壓制高阻值的實體電阻,用鎳鉻絲繞制低阻值的片狀電阻。電容那時還沒有電解質電容,就用鋁箔帶夾一層介質帶來繞制。調諧頻率用的空氣介質可變電容器,那就要先制造沖模,沖出電容固定金屬片、可轉金屬片,再用自制的夾具將若干固定金屬片焊在電容架上,再用自制的夾具將若干可轉金屬片焊在一根圓軸上,再組裝成可轉180度的可變電容器。電感和變壓器的線包很有意思,只見部件車間線包工段一排像農村老太太的紡線機,年輕女工靈巧地用漆包線手工繞制,不過多了一個記圈數的計數器,她們嫻熟地繞的又快又準。主振線圈是繞在一個塑料圓筒上,要開模具壓制。中周變壓器的可調螺紋鐵粉芯,要配置具有磁性的鐵礦粉摻入膠合劑來壓制,電源和輸出變壓器要沖制E形或O形硅鋼片,就得先設計制造沖模,再裝上線包。耳機、喇叭也要繞小而薄的線包,話筒用碳精粉來制作。如何檢測這些元器件的性能,那時全廠只有設計科有一臺Q表,部件車間每繞出一批首件,就是我拿去檢測電感、Q值是否達到要求,這樣,我也就積累了怎樣提高Q值的經驗。接插件的接觸簧片要在沖壓車間沖制,接插件座要在壓塑車間壓制或擠塑。天線桿要在機械加工車間車制。所有的工模量夾都由設計科的工裝設計師設計,高手是吳征鸞,后來調到西安14所擔任副總工程師,再在模具車間制造,里面有蘇其銓這樣的八級技師,可以較快完成模具。還有一個試制車間,我記得有幾位像姜仲元那樣的高級技工,什么奇形怪狀的零件他都能敲敲打打做出來,因此,我們新品研制的樣機可以很快做出來。我們幾十個從北大、清華、北洋、交大畢業的男女青年剛走出校門,只有一點書本知識,這些形形色色的元器件看都沒看過,更不用說動手做了。感謝無線電廠的人事科李毓英女士把我們分成小組依次到部件、機加、壓塑、鑄造、模具、總裝車間實習,每個工種都要實地操作,最后再到計劃、生產、質檢等科室見習,這么轉了大半年,對于工業生產有了全面的了解,我體會到對我一生的科技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礎。那時雖然機械化程度很低,都是手工制造,靠了解放后工人階級的覺悟與抗美援朝支援最可愛的人的激情,開展合理化運動,人人都開動腦筋對各自負責的工序提出合理化改進建議,大大提高了生產的效率與質量。我與清華同學龐天柱就在實習過程發現一些不合理的工序,一起探討如何改進提高的措施,為此,還給生產副廠長林中提過書面合理化建議,受到表揚。我的老伴王虹14歲做童工,小學程度,那時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在總裝車間作焊接工,焊接波段開關幾十條線,一根根插入接觸簧片再錫焊,起碼得半個多小時,她后來把一根根錫焊改為在錫鍋中一轉就全焊上了,效率提高了十幾倍,從而被評為勞動模范,黨組織繼而把她培養成了工程技術人員。靠了全體職工的勤勞與智慧,中國人民志愿軍所急需的2號步談機、15W短波電臺一批批源源不斷地運往朝鮮前線。我記得有次趕上星期六,說是火車停在天津東站等著電臺,我們一起加班干了一個通宵,終于把這批電臺保質保量送去了東站,及時發運朝鮮前線。在那樣極端困難的生產條件下,短短的一年居然能配套生產近萬部電臺,這不能不認為是新中國人民創造的一個奇跡!

毋庸諱言,這些趕制的電臺在朝鮮既立了大功,也出現了一些問題:部隊通信戰士使用電臺過程還有個麻煩事叫做“要尋找”、“要微調”,故障最多的是變壓器經常斷線等等,這些問題多半是我們技術水平低缺乏經驗造成的,后來蘇聯專家西紐科夫說蘇聯衛國戰爭時期也出現過變壓器斷線故障,采用密封變壓器就徹底解決了。那時在戰爭過程不斷發現問題,工廠就不斷改進,一批批都有提高,因此有102A、B、C、D、E等尾綴,這樣,我國的電子工業水平也在不斷提升。但也出現過一次粗枝大葉的毛病,解放后我國推行公制,原來國民黨時期是執行英制,我們生產的天線桿改成了公制螺紋,而天線座沒有及時配套更改,造成了在前線安裝不上的大問題,為此,把負責工程師連降了兩級,這個質量問題大大教育了全體職工,軍工產品質量第一,沒有小問題。我后來支援三線建設調到寶雞769廠任設計科副科長帶領一班剛畢業的小年輕,我常常舉這個事例來提高他們重視圖紙的質量。因此,這短短的三年,經過抗美援朝促進了中國電子工業的萌芽,加快了移動通信產業的成長。

新中國電子工業的成長

抗美援朝之后對經過戰爭考驗的電臺全面進行了改進,提高了度盤與可變電容器的精度,解決了“要尋找”的弊端;克服了振蕩回路的溫升頻移,解決了“要微調”的麻煩;變壓器都密封,徹底解決了斷線問題;經過徹底改進之后才得以升級為中國人民解放軍列裝產品,15W短波電臺定名為八一型,2W短波電臺定名為七一型,大量生產供應部隊換裝,同時派生出民用型,提供給郵電、外交、青藏作遠距離通報之用。1號、2號步談機已經完成了它的歷史使命也都停產了。這時蘇聯派出了馬耶維諾夫、西紐可夫等專家到局里,推進全局各企業的科學管理,將原來的隸屬圖樣編號改為十進分類編號,編制各類工藝卡片,嚴格質量檢測監督制度,推廣密封、精密鑄造、光刻等新工藝,這樣大大提高了工廠生產技術水平。這時蘇聯、東歐等社會主義陣營支援我國的156項工程啟動,712、714老廠調出很多技術骨干支援新廠,北京大山子707、718、774、798幾乎同時建起來了,于是國產的電子管、晶體、電阻、電容、電感、話筒、耳機、喇叭等通用元器件都可以大量供應了。712廠的部件車間只生產一些特殊規格,到50年代中后期,中國的電子工業已經形成門類基本齊全的比較完整的產業鏈。美國情報局曾經評價認為中國比較先進的“兩大一小”是趕上了時代技術進步的步劃,所謂“兩大”是指原子彈、導彈,“一小”指的是戰術電臺。

今天回顧抗美援朝這段風雨兼程的年代,使我深入思考一個問題,抗美援朝期間武器裝備中國比美國差得太多了,為什么能在中國100年來次次敗北的歷史恥辱中,第一次打贏,把以美國為首的聯軍從鴨綠江邊趕到38線。14年抗戰雖然中國是戰勝國,但不是中國直接打贏的,只能說是中國在西南在敵后堅持了抗日,才等來了機會依仗國際力量成為勝者。那么抗美援朝怎么能取得如此輝煌的戰果呢?除了黨中央的正確決策,中國人民志愿軍保家衛國的英勇拼搏,中國人民同仇敵愾的全力支持,彭德懷的運籌帷幄,蘇聯的支援之外,我認為中國人民志愿軍的通信裝備很快彌補了短板,迅速扭轉了入朝初期前線指揮不靈的被動局面,也是一個不容忽視的重要因素,完全可以說當年我們自主研發制造的無線通信設備在通信效果上并不比美國差,可以說是同一個量級,甚至702機比美國同類電臺還要好,對戰局起了舉足輕重的作用。就我所知戰術通信后來發展的單邊帶電臺、跳頻電臺50年代初期國際上還沒出現,半導體也沒有,都是用的電子管、普通電阻、電容,因此,我分析戰術通信中美雙方是一個量級,并不像重炮等武器有代際的差距,這就大大增強了中國人民志愿軍的通信保障能力。我2000年去美國看了他們紀念朝鮮戰爭的雕塑園,注意到美國士兵背的電臺也是與我國八一電臺差不多大的,可以看出美軍在戰爭后期在通信方面并沒有顯著優勢。我是因為寫這篇文章才啟發我思考這一問題,我認為那一輩人的貢獻是功不可沒的,歷史不應忘記他們。抗美援朝那三年催生了中國的系列戰術電臺,激發了軍民保家衛國的熱情,展現了全體職工自力更生、自主創新的沖天干勁與高超智慧,既保障了中國人民志愿軍作戰指揮的急需,又促進了中國電子工業的快速成長,培養了一批堅持自主創新的技術骨干。我們反過來想想:如果當時十局沒有組織開發這一系列電臺,如果不自立更生,土法上馬,迅速生產大批量國產通信器材裝備志愿軍,得以實現靈活機動的戰術,能在我國落后的武器裝備劣勢條件下,把以美國為首的聯軍從鴨綠江邊趕到三八線并長期堅持嗎? 設想如果沒有通過抗美援朝培養的這批技術骨干,能在我國這樣落后的工業基礎下,形成比較完整的電子工業嗎?我后來出差到電子工業部所屬各個工廠,感到有幸都能遇上在712廠共過事的老朋友。遺憾的是眾所周知的60年代中期之后的那十年,中國經濟陷于崩潰的邊緣,電子工業也就因之落后了。

好在中國在改革開放中,堅持了移動通信領域自主創新的傳統,得以從3G突破、4G同步到5G領先。彈指一揮間,70年跌宕起伏,可喜的是中國移動通信天翻地覆換了人間,喝水不忘掘井人,抗美援朝為中國開發生產戰術電臺那批通信前輩多以作古,然而他們當年那種自力更生、自主創新的艱苦奮斗精神,為了早日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是值得今天的年輕人汲取并傳承的。

40

責任編輯:崔亮亮

【歡迎關注通信產業網官方微信(微信號:通信產業網)】

版權聲明:凡來源標注有“通信產業報”或“通信產業網”字樣的文章,凡標注有“通信產業網”或者“www.kwusmw.tw”字樣的圖片版權均屬通信產業報社,未經書面授權,任何人不得復制、摘編等用于商業用途。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通信產業網”。

發表評論
合作伙伴
×
左肖家肖是什么生肖